微页网站目录 MicroPage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分享本站

  您好,欢迎来到微页网站目录!

首  页  分类目录  网站提交  最新收录  热门网站  站长资讯  使用帮助 

 
  他的网站为什么能拿到千万美金的风险投资?


从1998年创办中文热讯,姚鸿就开始面对各种各样的投资人。从接受IDGVC的投资,到把中文热讯做成中国当时的前几大互联网门户,把自己打造成媒体笔下的亿万青年才俊,姚鸿曾漂浮在资本浪潮之巅。
   
    6月,姚鸿到北京中粮广场的IDGVC总部参加了答“合伙人问”会议,顺利获得了POCO网站的第二笔融资。面对投资人像面对老朋友一样轻松自如的姚鸿在IDGVC办公室里看到那些激动冒汗的创业者,不由心生感慨,仿佛看到自己当年初次面对投资人时紧张胆怯的样子。
   
    今年30岁的姚鸿已经是一个极具资历的创业融资者了。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红极一时的“中文热讯”就是姚鸿的杰作。从1998年创办中文热讯,姚鸿就开始面对各种各样的投资人。从接受IDGVC的投资,到把中文热讯做成中国当时的前几大互联网门户,把自己打造成媒体笔下的亿万青年才俊,姚鸿曾漂浮在资本浪潮之巅。然而在必然的泡沫破灭结局中,放弃IDGVC而选择不适合的投资人成为姚鸿缺乏经验下的不明智选择,也加速了中文热讯上演互联网寒冬之死。
   
    2003年,姚鸿在IDGVC的支持下再次创业,这次姚鸿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创业者和成熟的融资者。姚鸿建立的POCO网站在一年时间里就实现了盈利。做互动媒体娱乐的POCO每天平均同时在线人数为40万,仅次于QQ、MSN和网易泡泡。现在,姚鸿认为自己对融资有了深刻的体验和看法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你学的是企业管理,怎么会一开始创业就去做网站呢?是怎么获得IDGVC的投资的?
   
    姚鸿:1998年,从广东暨南大学毕业就创业了。先是找了一个工作,因为喜欢网络嘛,就自己做网页、网站。大学毕业后我们几个人就用业余时间自己做了一间技术公司,做一些网站的相关技术,卖给电信赚一些钱。大概做了四个月吧,无意中碰到了杨飞,吃饭时一聊,他就觉得我这个人不错。问我,想干嘛,我说我想做雅虎,那时雅虎是榜样嘛。他就说你们把工作辞了吧,专心做网站(中文热讯)。谈了大概一个星期之后,就定了。做着做着,公司做到400多人,上海、广州、北京、上海都有。IDGVC和其他六七个风险投资一起投了好多钱,几千万美元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大学刚毕业拿到那么多钱,一下子就把公司做那么大什么感觉啊?
   
    姚鸿:飘起来了!那时感觉很不错,报纸电视都采访。据说我们在华南是第一个拿到钱的网站,刚拿到钱时,没有几个网络公司拿到过钱,我记忆中就新浪、搜狐,那几个元老级的网站融到了资。但他们是顶过去了,我就差三个月,三个月后短信赢利模式就出来了。当时反正大家都是在烧钱,做网络社区有一大堆用户,就是不知道用户在干嘛,那时网络泡沫嘛,没有办法,头脑发热,不花钱好像对不起投资者一样的。现在是很务实了,不赚钱就不叫作公司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当时心态有点浮躁吧?如果换到现在的这种情况下,IDGVC可能也不会投?
   
    姚鸿:不是一点,而是很多,绝对很浮躁的,整个圈子都是那样。那时候,随便谈起来就是,喂,你融了多少钱,好像钱不是钱一样,很可怕的。换了现在,IDG肯定不会投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后来IDG又退出了,一个台湾公司进入,杨飞说自己当时处理不够灵活,对双方来说没有达到理想的结果,这中间是怎么回事?
   
    姚鸿:那时谈好的是IDG再投600多万人民币,然后正好有一个台湾的投资商也联系了我们,他们就说,我也投这么多钱,另外每人给你们30万,这样说了半天,我们就动摇了,就要了台湾人的钱。
   
    那时是年轻人嘛,做了一个公司,分股份给人家,希望自己荷包里有点钱,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,现在我也觉得应该是可以那样做的,就等于是一种管理手段、管理方式。
   
    如果当时IDG那么做,对我们来说会更好,因为这个台湾投资商跟IDGVC的差异是很大的。杨飞觉得他不够变通,那我觉得是自己立场不够坚定。现在想来,当时看事情不够长远,当然这是做过之后才知道。现在的感觉是不要太图眼前的小利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那IDGVC和那个台湾公司的差异在什么地方?
   
    姚鸿:那就是IDG认可一个创业管理人的话就会很放权,让他们去做。另外的投资者喜欢干预,他们喜欢拿外面的一些方式套到中国来,其实并不合适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从1998年到2002年做了四年,经历了很多投资人,那你有没有总结,如果再融资的话应该找什么样的投资人?
   
    姚鸿:不同阶段不同。对于创始公司来说,就是你一开始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去找IDGVC,IDG真是非常好的,是这其中领头的。IDG不会告诉你一些经营思路,会告诉你做人的道理。因为IDG都是年长的人,经历比较丰富,跟他们吃饭聊天都会学到很多东西。他们看问题很深,不一定看到你这个行业的问题,但知道做人的道理、经验,对我是有帮助的。
   
    然后如果公司运营已经差不多,有钱赚,要找大笔融资的话,就不好找IDG了。IDG喜欢创始公司,应该找一些更喜欢听概念的公司,你的公司能赚到钱,证明了你有能力,你的概念就很容易被接受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那根据你的经验,不同的投资人之间有些什么样的差别?
   
    姚鸿:各投资公司理念想法上有很大差异。像IDG他们每个合伙人下面都有项目经理,是很立足于本土的,对每种互联网的新兴技术,他会了解很深,知道某个领域某个行业的状况是什么样的,这样对公司的衡量会比较准确。
   
    飞来飞去的公司肯定不会了解很深,只能听一些朋友说,他们考察公司只能按照投资的角度,像收入、客户、未来的收入增长点,一些概念的东西,把国外的东西搬到中国来。这些飞来飞去的投资人一般有一个特点,出手大、成功率低——呵呵,这是我的一个看法。他们要的那些创业管理人的经验、学历相应比较高。说真的,高学历的人的营销方式就是高成本的营销方式。我认为是这样的。像eBay和淘宝就是不同的投资人不同的管理营销方式的典型例子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具体地讲呢?
   
    姚鸿:eBay和淘宝的竞争,反映着不同的投资商不同的运营公司不同的知识结构的差异。eBay是海外大财团投的钱,淘宝是阿里巴巴做的,一个投一亿美元,一个投一亿人民币,差了10倍。eBay很明显是砸钱,在短时间内达成业绩然后融更多的钱。淘宝是希望很快把事情做成做好,赚钱。一个是赚钱一个是完成业绩完全不同的概念。所投资金不多的情况下,要盈收平衡并赚钱,那管理者一定是要很懂互联网,要用适合中国人的手段的推广,否则的话只能是很快把钱烧完,烧钱的目标是很简单了,就是烧出一个很好的报表来,这个报表适合另外一个投资商进来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那做完中文热讯后,你们都干什么去了?
   
    姚鸿:我去了广州太平洋电脑城,管理电脑城的运营,一年的时间。因为电脑城是IT最低端的一个领域了,都是体力劳动,收入很低,那些人会为了一毛钱打架,为了一块钱舞弊。这种是中国人最低端的东西。管理电脑城的保安部、水电、机电、行政、人力资源,好像整个人跳到传统企业里去了,让我明白IT企业真的不是高高在上,毕竟要依照很传统公司的做法,对我来说帮助很大。现在的机会就是我把前面的经历全部整合在一起,所以很快公司就赢利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2003年杨飞又重新给你们投钱,让你们创业,这中间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?
    姚鸿:在电脑城那一年,一直都有联系,他们也会给我项目看。我后来看到一个P2P的领域,我就写了一份报告给杨飞,杨飞看了以后可以,就做了。其实机会很多,关键是自己的能力和兴趣是不是适合这个机会吧。其实一直到现在都是机会太多,所以学会一句话嘛,就是好的CEO要会向机会SAY NO嘛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你认为为什么IDGVC看好你?
   
    姚鸿:VC投公司就是投人嘛。VC分很多种,有的VC做短线的,有的VC是考虑个人的利益,有的VC是想自己的公司和创业公司达到双赢的局面,IDGVC就是一个这样的公司,真的是想帮一些人达成他们的理想。只有一个好的人,他成功了,VC才能赚到钱。如果在他没有成功的时候就转手了,当然这也是一种方式了,他可能会获得一些利益,但对创业的人来说就并非好事了。
   
    杨飞看中我可能就是我人品还可以吧,理想还比较远大,实现理想的过程还比较脚踏实地,不是光有理想不知道怎么做,也不是追求一些短期利益,所以就投钱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那你们和IDGVC之间平常是怎么沟通的?
   
    姚鸿:和项目经理经常在网上沟通,交流业内行情,看看我这边在做什么新东西。杨飞就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议,我们也会写报告给他看,因为他要知道进展,沟通非常畅通。可能是我跟他们合作久了吧,基本不感觉到他们是投资商,感觉是合作伙伴,这样的状态是非常好的。最开始的时候感觉到投资人是监督你的人,但很快就改变了。不是给自己买车。他问我问题,不过是希望我理解的深一点而已,让我少犯错误,因为只要我坚持,他肯定让我做的。IDG也不会给你任何压力,也不会给你任何定性的东西,他只会告诉你这样好不好啊,你自己能说服自己就行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就没有出现强烈分歧的时候?
   
    姚鸿:有分歧的话,要不你说服我,要不我说服你,如果瞒着你做什么事就没意思了。肯定有一方面说服另一方面的。如果做了,但做不成功,那算了吧,这次听你的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一个30岁的企业领导人毕竟很年轻,不可避免有困惑的时候,这种时候你会去找杨飞他们吗?
   
    姚鸿:对啊,一些问题当然去问他们,一方面是能提供实际上的帮助,另一方面也在心理上提供支持。很简单,如果全公司上下齐心全同意了,哪怕我有一点疑虑,我也敢冲出去做。如果IDG不同意,我坚持去做,那说白了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,我也可能会放弃不做这事了。比如杨飞,他有资历、经验,他说有问题肯定有他的道理,可能是我没有想到的问题。如果真的认定了,有了90%的信心了,就往前冲了,100%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和第一次做企业时的融资心态相比,现在面对投资人的心态是什么样的?
   
    姚鸿:现在对投资商的理解是很深刻了,不同的投资商,不同的处世办法不同的理念不同的概念,我个人感觉不要把投资商当作敌人,他不是上帝也不是监督你的人,大家可以一起讨论事情,他有他的优势我有我的优势。
   
    我认识的很多创业公司,他们拿到投资,心态就有问题,好像哎呀,终于拿到一笔钱了,不要让投资人知道这钱怎么用的,这样做不成事情。假定他很清楚投资者心态,说的也很好,转过头做另外一件事,肯定出矛盾。
   
    前几个星期去北京跟IDGVC的一群合伙人开会,第二次融资,把自己的想法又做了一次汇报,基本是问问题。我讲话他们每分钟都插嘴,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,我跟他们真的是很熟,很放松,就拿着矿泉水一边喝水,一边讲,根本不像在求他们融资,像跟他们开会一样。讲到最后钱方面用了不到20秒,我说要多少钱,然后周全就说好,行。现在习惯了和这些人打交道,以前很紧张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从紧张到非常放松仅仅是因为和他们接触多了吗?
   
    姚鸿:我这次可能很轻松就能回答他们杂七杂八的提问,因为我清楚他们要问什么问题。他们的问题就是我在解决的问题,我不用想就可以回答的很快,而且不是那种很有信心的回答,是慢条斯理的告诉他们我要这样做这样做,不用很大声。
   
    我去IDG北京开会,就在他们办公室看到一些开发新项目的人在和他们的项目经理谈。那些人像演讲一样的,很激动,但是结结巴巴,很紧张。我看到很多做新项目的人,说话时想要表现出100%的信心,其实话里面那种颤抖,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你这话里有问题。要自己都觉得有问题肯定没戏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像他们那种状态,你觉得是他们对自己的项目不够有信心?
   
    姚鸿:是啊,容易给人问倒,问两句就没话说,那就完蛋了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那你第一次融资时很紧张有不自信的因素吗?
   
    姚鸿:有,那时没有考虑那么多,没考虑好怎么挣钱。而且他们问的问题实在是太古怪了,奇形怪状的问题都问出来,我整个人都傻掉了,回过神来已经要几十秒了,这样给人的印象就不好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目前你会考虑会引进除IDGVC以外其他的投资者吗?
   
    姚鸿:IDG不缺钱,问他们要钱跟其他人要钱不是一个道理嘛,那我干嘛多找一个人来跟我增加麻烦的机会?有投资人跟我说,你跟IDG说一下,能不能分给我们投一点。这话就很有意思,说明投资人自己对自己没有信心。对自信的风险投资来说,看好这个项目,就自己投进去了,干嘛要分给你投。
   
    《投资与合作》:但是不同的风险投资机构有不同的特点,不同的资源和优势。难道IDG提供给你的资金和资源都足够了吗?
   
    姚鸿:资金肯定是够的,资源当然是不够的,稀缺资源嘛。资源的话要看获得的成本是多少,如果有收益但不高的话,我们就放弃了。如果除了钱什么都没有,那就算了,如果除了钱,还有很特别的资源,结合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一下子能发挥很大的威力,那就很欢迎了。

赞助商链接
 
 
 

© 2010 微页网站目录

浙ICP备11061744号-7